苍溟玺。

鬼知道自己是文手还是画手,反正要是挂我的话麻烦轻点挂……

【本丸鬼故事】我看到了一个鬼!!!

•还是熟悉的婶婶还是熟悉的悲伤的故事。
•还是那个丸。
•一个满刀帐的婶。但是没名字。
•还是那个挂槽站麻烦轻点喷。
•还是那个ooc。
•还是熟悉的话唠我。
•往死里短小。
•出场了的刀男都打了tag。
•这儿苍溟玺眼熟一下吗。









那天夜里。
鹤丸国永的叫声响彻了本丸。

第二天早上。
“真的有这样的一个妖怪!”鹤丸十分认真似乎没在搞事,“红色的脸,两只像是画上去的大眼睛,大概这么高!”说着比了比鼻尖的位置。
似乎没人听他说话。毕竟天天搞事的人没人信他从良。
连审神者都没吐槽。
但是第二天,压切长谷部和烛台切光忠也表示看到了这个妖怪。
“和鹤丸的形容大致一样,好像只有眼睛周围是红色,剩下的地方是黑色。”
据烛台切形容,似乎是一个长着头发的女鬼,看了烛台切和长谷部一眼之后就迅速消失了。长谷部紧急拔刀,但怎么也找不到那个鬼怪。
同时加州清光表示昨天晚上楼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把他吵醒了。
审神者依旧没有说话。
这就有很多人信了。
甚至还有小短刀被吓哭了。
难道是新的时间溯行军?
一时间,全丸上下人心惶惶。
第三天很和平。
第四天很和平。
第五天又出现了目击鬼怪的报告,这次是在田地。那天负责田当番的小夜左文字听见田地里传来奇怪的声音,以为是野兽来毁坏田地,便跑出去看了。结果,自然是发现了那个本丸传说中的鬼怪。
那鬼怪似乎倒了下去,但是小夜追过去却没有发现。
这下子左文字更不高兴了,一顿早饭吃的气压低到不知道1乘以十的负几次方帕斯卡。
直到早饭吃完,审神者清清嗓子。
“那个,你们谁看到我的眼罩了?”
几把短刀自发要去帮审神者找眼罩,侦查为负的审神者也意思意思跟着找了。
直到药研藤四郎从田地里举起一个眼罩:“大将,是这个吗?”
“是的就是这个!”
这是一个红底的眼罩,眼罩上面缝上了两只大眼睛。

几天后。
“我看到了一个棕色的鬼!眼睛是凸起来的,下面是白色的脸!!!”
“大将,你是不是前两天买了个和这个花纹差不多的眼罩……”
“……我以为换个泰迪熊的眼罩可以亲切一些。”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