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溟玺。

鬼知道自己是文手还是画手,反正要是挂我的话麻烦轻点挂……

【刀剑乱舞】一个悲伤的故事

•日常普通婶婶。
•可能有那么一点药婶的意思?自由心证。x
•一个关于刀男学会上各种网站的悲伤故事。
•相信我真的是日常。
•文笔辣鸡还ooc不知道在写什么。
•要是刀乱圈有雷文槽站的话,挂的时候麻烦喷的轻点。
•能接受的话就开始吧(。ò ∀ ó。)







早上,穿过本丸的大量榻榻米房间。身为现代人对于古典式样的房间还是有点不太适应。这样想着,我坐在了廊下边缘陷入沉思。
身为一个审神者,我不得不面对从任职之初就存在的问题——
“那个,谁能告诉我我现在在哪——”
不认识本丸的路。
还好,近侍药研目前在附近。我松了口气起身跟着药研走,虽然我也不知道在往哪里走。
虽然,药研的神情似乎不太对劲?
长时间的堆积让我十分信任自己的直觉,但直觉上我觉得根本不应该问。
……我做错了什么吗,我家本丸出什么事了吗。瑟瑟发抖。
吃完早饭,向锻刀室走去。昨天晚上锻的两把刀早就锻好了,还是重复刀剑,这很让人有些尴尬。
一路上遇到的刀剑脸色都不太好,尤其是鹤丸,完全ooc掉了他日常搞事的人设差点没钻到房顶上去。
虽然上房顶也够搞事了?
上午我并不打算派出阵任务,拿着两把重复刀剑打算放到仓库里的时候似乎看到了一些刀剑害怕的眼神。
嗯,清光,不用躲,我知道是你。
为了清光,这些话我只是在心里说的,在外表上我依旧是严肃认真冷漠的好审神者。
然后我一转身直接向着短刀们玩耍的地方走去。
严肃认真冷漠是什么我现在只想和短刀们一起玩。
然后怂的硬拐了九十度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
我不是很敢挑战江湖传说•弟控一期一振的权威性。
路上遇到了长谷部,对于我在本丸尝试着连电线装电脑表示了他真挚的情感。
……我该告诉他靠我那初中水平的电路知识没把本丸烧了就是万幸吗。而且最后还不是去了现世三天好好研究了一下怎么怎么装电路。
总觉得我家刀都不太对劲是错觉吗。
我发了个帖子。
底下跟帖的审神者让我看到了新世界。
【啊你家刀男可能是喜欢你?加油攻略他们吧我看好你哦(。ò ∀ ó。)】
我没那么可怕吧。我可没有成为逆后宫之主的潜质。
【你最近是不是带他们重伤出阵什么的Σ(っ °Д °;)っ可能有进化成暗黑本丸的潜质】
……
我看了眼一队主力,出征到四图一次受伤都没有的药研藤四郎。
可能大概或许只是我想多……
药研看了我一眼。然后他清清嗓子。
想多个头。
“大将,现在本丸的大家都有问题想问你。”
说说说。我说今天你们怎么这么诡异。我拿起身边的一瓶饮料说:“愿闻其详。”
“在电脑上看到了一些其他本丸的情况……”
虽然有不好的预感不过我还是安静的喝饮料了。
“……大将,你没想过,给我们两两配对之类的事情吧?”
“噗咳咳咳药研你咳咳等下咳咳咳咳——”
我成功呛到了,还喷了出来。万幸的是没喷到我家近侍药研的脸上。
“呼……你们为什么要这么问。”
“因为看上去别的本丸这样的情况很多,大家也都很担心。”
“不会的,至于别的本丸……我也管不了。”
“那大将你会想和谁在一起吗?”药研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张纸出来。
这问题一看就是那几个女子力担当提的吧。我推推眼镜:“没有,你们别乱担心了。去告诉他们几个吧。”
药研过去了。
我一个人在这里收拾我呛到喷出来的残局。
……果然要给他们限制一下使用电脑的规矩了吧。
晚上我做了个梦。
梦见一期一振带着一众粟田口对我说主上我们研制出了新的软件可以帮助本丸节省开支。
我问他们谁干的。
一期把药研带了出来,药研一脸自豪。
我问他们叫什么名字。
他们说叫刀剑乱舞。
然后我被吓醒了。
“大将,这是……”
“电脑限制令。贴本丸墙上,用来糊墙都没关系。”

评论

热度(10)